您当前的位置 : 武宁新闻网 > 美食特产 >

酒鬼酒“甜蜜素”举报人:今天补交材料_食品

时间:2019-12-25 02:47    来源:    作者:武宁新闻网    

  酒鬼酒被举报含有甜蜜素事件持续发酵。虽然在前一天晚上发布澄清公告,但是仍旧没有阻挡住12月23日酒鬼酒的股价封死跌停,全天成交2.12亿元。

  酒鬼酒股价昨日大跌
  上周日,本报报道了酒鬼酒经销商石磊实名举报酒鬼酒一批酒中被检测出含有甜蜜素一事。12月22日晚,酒鬼酒发布澄清公告称,经查证,本公司从未采购甜蜜素,也从未向54°500ml老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石磊手中的54°500ml老酒鬼酒产品于2012年生产,为石磊独家定制产品,在出厂时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准和规定。
  酒鬼酒称,本公司严禁在产品中添加甜蜜素,本公司已经提请相关市场监管部门对本公司市场流通产品进行全面检测,并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检测结果。
  而针对这一公告,举报人石磊也发布第二份声明称,酒鬼酒说出来的“真相”不是真相。酒鬼酒的两份公告,并未提供哪怕一点有信服力的证据材料,一切的一切,仍停留于口若悬河的诡辩。
  石磊称其公司的仓库中有5万多瓶54°500ml老酒鬼酒,不敢流入市场,请求监管部门前来检测。石磊也呼吁,广大消费者将流向市场的54°500ml老酒鬼酒送检,让真相早日大白。
  隔空交锋没有解决问题,但此事让酒鬼酒股价大跌,12月23日,酒鬼酒开盘一字跌停,报35.24元,跌停封单4.6万手,最新总市值115亿元。
  双方纠纷的前因后果
  在22日晚发布的澄清公告中,酒鬼酒细数了与经销商石磊纠纷的前因后果:2012年4月19日,石磊控制的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本公司签订了《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独家定制并销售54°500ml老酒鬼酒产品。此后,由石磊提供该产品酒瓶及包装盒等包装材料,并以3000万元的价格先后购买了全部产品,共计125624瓶。
  2013年2月,石磊以市场环境不好等为由,要求本公司为其免费提供40吨同款酒水作为市场建设支持。为此,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本公司陆续生产了8万瓶 54°500ml 老酒鬼酒(40 吨酒水),作为市场政策支持,无偿赠送给石磊。
  酒鬼酒称,2013年至2015年期间,石磊及其公司无偿占用本公司资金1400万元。经催要,2015年9月,石磊以其公司的酒瓶及包装盒等包装材料偿还部分资金,差额部分以其库存的28670瓶54°500ml 老酒鬼酒抵偿。2015年12月,石磊要求本公司再赠送8000瓶 54°500ml老酒鬼酒。
  对于这一说法,石磊表示,1400万元是酒鬼酒支付给其包装结算款预付款,因为自己还有一家公司还向酒鬼酒提供包装物料。“塑化剂”事件爆发后,酒鬼酒的销量下滑,石磊无法得到酒鬼酒包装采购合同的资金回款。因此酒鬼酒以预付款的方式支付了1400万元给其作包装结算款,即预付款,因此没有财务成本,不存在利息。
  而40吨酒水主要是因为2012年酒鬼酒曝出“塑化剂”事件后,酒鬼酒“共渡难关”的办法是给他们40吨酒水用于撒向市场推广。同时,酒鬼酒提供的40吨酒水只有酒,包装等成本均由石磊方自行支出。按照成本来计,酒鬼酒1吨酒的成本在2万多元,40吨酒的成本总共100多万元。
  打官司没能解决全部问题
  酒鬼酒表示,2016年初,本公司新任管理团队为提振渠道信心,提出对经销商存有疑虑的2013年前所有库存产品予以退换,并在友好协商的基础上,给予合理补偿。但酒鬼酒表示“无法接受也未同意其(指石磊)对本公司赠送产品及与本公司产品无关的广告费用给予补偿的无理要求。”
  酒鬼酒在声明和公告中称,石磊在“谋求不正当利益”,并声称,绝不向任何要挟、勒索妥协。
  石磊认为这是酒鬼酒对举报者进行了道德上的污名化。他在声明中表示,不否认与酒鬼酒的经济纠纷,但先得解决酒鬼酒的产品质量问题,还原事情的真相。
  2017年4月,石磊向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19年4月8日,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判决。被告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收到原告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退货(2012 年生产的 54°500ml 老酒鬼酒)后3日内将货款(以实际退货数量为准,按 238.8 元/瓶结算)退还给原告;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原告两次上诉后,最终终审维持原判。
  酒鬼酒称,截至目前,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仍未按照生效判决退货。
  对话当事人
  查明真相是我最终的诉求
  12月23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了举报人石磊。
  北青报:目前举报的情况进展如何了?
  石磊:市场监管部门已经通知我们12月24日上午去补交举报材料。我会派公司员工和法务代理去。
  北青报:在法院的判决中,已经裁定要求酒鬼酒退货退款,为何您不选择退货而是采取举报措施呢?
  石磊:首先,没有哪条法律要求原告履行判决的。我没有退货是为了采取下一步的法律诉求。虽然法院有了判决,但是并没有确认这批酒是不是有问题。如果对这批酒的质量没有定论,我就无法根据合同约定来追诉我的损失。
  北青报:如果酒鬼酒赔偿您提出的损失,您是否还会与其和解?
  石磊:赔偿损失已经不是我的核心诉求了,现在查明真相才是我最终的诉求。希望消费者和我能得到一个交代,就是酒鬼酒的产品到底含不含有甜蜜素。
  北青报:您不担心即使酒鬼酒检查,也不包含您代理的酒种或者迟迟不出检查结果吗?
  石磊:我三年都能等,不在乎再多等几年。而且酒鬼酒有他们说我退回的3万多瓶54°500ml老酒鬼酒。市场上也流通着此前销售出去的老酒,酒鬼酒不可能找不到同类产品进行送检。
  北青报:酒鬼酒在两次声明中,都指向您“不正当谋利”,并且表示“绝不向任何要挟、勒索妥协”,对此您有何评论?
  石磊:这是酒鬼酒的公关策略。我也看到一些舆论的关注点已经跑偏,从酒鬼酒是否存在产品质量问题,转移到我是否在谋求不正当利益上。在与酒鬼酒公司的合作中,我遭遇了不公,5万瓶添加了甜蜜素的酒品烂在我手里,几年来,我一直以合法方式、在法律框架内寻求法律救济,何来“要挟、勒索”?
  北青报:您得知酒里检出甜蜜素是在2016年,当时为何不采取行动?
  石磊:当时我们已经找到酒鬼酒方面,希望妥善解决这件事。但是,对于我提出的赔偿要求,酒鬼酒方面不予接受。酒鬼酒当时的董事长让我直接去法院。随后我们就向法院提起诉讼。
  而从2016年发函及诉讼中,我们提交了酒里含有甜蜜素的多方检测报告,酒鬼酒公司不予重视置之不理,不进行自查。现在媒体曝光了,才开始启动检测程序。
  北青报:酒鬼酒在澄清公告中称,当时价值3000万的产品均为您独家定制产品,在出厂时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准和规定,这一点您是否认同?
  石磊:“相关产品在出厂时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准和规定”存在误导性陈述,《食品添加剂卫生标准》(GB2760-2007)国家标准在2007年已经制定,请大家去查一查。
  延伸阅读
  白酒板块会否遭殃?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酒鬼酒的甜蜜素事件对股价会有什么影响?是否会和当年的塑化剂一样拖累整个白酒板块?
  酒鬼酒曾经被誉为十大文化名酒之一,2012年遭遇塑化剂风波后,业绩一度滑入谷底。近两年在中粮的入主下,业绩有复苏迹象。不过,历经风波,今日不同往昔。在今年3月份公布的年报中,酒鬼酒表示,“公司目前产销规模较小,2018年度营业收入规模在白酒上市公司排名靠后。”
  “预计后续影响非常有限。”国泰君安证券认为,当年塑化剂叠加“三公消费”禁令才带来酒圈的巨大震动,当前一不存在行业明显泡沫,二不存在“三公消费”的放松,预计甜蜜素对公司和行业影响有限。如果行业出现调整,建议坚定布局。据新华社

Copyright © 2014-2016 武宁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公网安备 湘icp备14014785号-1